一步空淵

我回来了

过了这么久还是觉得回来。

一次一次的被抄梗,也确实有点更应了。

之前确实说了退出乐乎,也确实在那之后没有回来的打算。

因为文没了可以重新贴,但是那些评论再也找不回来了。

人家读者辛辛苦苦的留了评论,我这边文一删是利索了。但是在得知自己被套路之后,觉得也是实在不好意思再回来。毕竟每一条留言都是人家的心血,我这算是什么事。

但是今天着实膈应。

梗这个东西很难说谁用谁,一个梗在那里,怎么用是作者的本事,用得好就是点睛之笔,用不好就是东施效颦。你用我用大家用,这都可以。

但是,我这边一出阵,审神者的嘱咐与刀剑们的互动,接着你那边就来。我这边审神者把佩刀藏在枕下条件反射拔刀,你那边也来。

我这边的play你那边也玩,我这边谍战你那边也搞。

我这里蜻蛉切用自己的刀纹在跟药研发誓,你那边也以自己的刀纹起誓。

现在更六了,我这边用作大婚的御守,你那边也塞纽扣。

我这边文里设定的刀纹这个东西是他们的信仰,烛台切光忠从第一次锻刀就在偷偷祭拜自己的刀纹,一直到最后小夜左文字一个人回去,刀纹与刀派这东西是他们宁可折断自身都不会背弃的信仰。所以才会有蜻蛉切“以我的刀纹起誓”。

纽扣的事也一样,这几个审神者穿的都是衬衣,甚至褚绣还曾经借了武心的几件衬衣,后来被烛台切光忠给悄悄丢掉了。因为褚绣那一身“新高度”是拆不出纽扣的。也是一直在提醒这是穿衬衣的男人,就是为了最后结婚的时候扯纽扣方便。

拿来就用可以啊,起码让人觉得水到渠成吧?

从最开始互呛到把我逼出乐乎,这后手是层出不穷啊。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宁可玩手段也要撕了。

用了多少,借鉴也好撞梗也罢,到底怎么回事,到底用了多少,大大你心里明镜似的。

一边在贴吧抄着梗,一边跑来乐乎更,是不是很嗨皮?

从最初给我扣锅开始,后面指桑骂槐的,给我朋友泼脏水的,风平浪静了还有人跑出来用小号含沙射影带节奏的,哪怕自己打自己脸也要继续的。费这么大劲到底图什么?

终于可以放心地继续借梗了是吗?

还是那句话,一个梗怎么用是你的自由,怎么能融入到自己的写作里是你的本事,老这样拿过来就塞,别人的永远都是别人的。

好自为之。

评论(1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