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空淵

写手智障挑战的结果正经回复

总之呢,我也弄不清这种制杖挑战到底是要留多久_(:з」∠)_本想留24小时最终又拖了五个小时……
还是说这东西一直留着随时到多少随时干啥?
不管了总之赞数停留在86上
完美地躲过了这个劫
那就把50赞的结果放出来啦~

【1:说出自己的第一篇文】
第一篇文就是锋隐啦,最早的名字叫2206,是在贴吧发的,第一章的首发不到五千字改了三次,第三次正式定名为锋隐开始填坑。
当时没有接触这个游戏,只凭借一个立绘来摸索着写,所以第一章现在看来是磕磕绊绊的。
因为被朋友安利了一个自称是热血番其实小基番的动画新下不爽,吐槽后被鄙视说我不会搞基。很不服气的我顿时表示“你等着”。
考虑到朋友的小清新口味,只小心翼翼描述了春梦梗,结果写完之后以为大功告成的我居然再次被鄙视“这特么的也叫肉?通篇不可描述你倒是描述啊!”
我当然是更加不服气的,于是索性下载了游戏放飞了自我……|・ω・`)是的,其实锋隐最开始的定位就是一个肉文而已……只是一不小心加了剧情。
乐乎这边因为出了点事,文章是删了重发过一次……哎……再次心痛我那些长评【吐血】
不过还是谢谢再次按下红心蓝手的各位,毕竟这是我的第一篇文,从开坑到完结经历了七个月,也是费了很大的心血,所以它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我很开心(。・ω・。)ノ♡

【2:说出自己觉得最羞耻的文】
最羞耻的文不知道怎么定义啊|・ω・`)
看过的文不多,也没什么觉得羞耻的……要说自己写的文觉得羞耻的话……三个相比起来一开始我觉得肯定是最开始源于自己一个春梦的《离人》了_(:з」∠)_
然后我又冷静地想一想,什么《离人》,明明就是当年神经病了写的什么审烛100问啊!
那是什么鸡儿黑历史啊……
好想删啊!
不行……说干就干……我去删了

【3:说出你喜欢看的文类型】
这个我觉得挺难讲……只要三观设定的稳,人物设定不崩,男性不会太娘,女性不会太2,主角们不作,配角们不傻,不会为了搞笑而故意卖蠢,不会为了悲情而故意开虐。
同人的话,要么就是纯抛开原设在新世界观里的二次创作,要么就是比较尊重原作认真揣摩过每个角色。只要别挂着一个ooc就以为万事大吉然后披着原作一模一样的人壳子就可以随便放飞自我就好……ooc肯定是会出现的,但是更希望看到的是一个作者对这个角色的尊重。毕竟,这个角色不属于你。
以及两者合并来说的话,只要设定吸引人,有能吸引我的地方。就算没有也不要作妖……
比如恋人们排除万难终于敞开内心本应该花前月下干柴烈火,结果作者灵机一动觉得应该虐一把于是男主或者女主突然开始挑刺,因为今天早上你没有喝牛奶你一定是不爱我了好好好我走我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这种213的情节……
所以更喜欢那种在我抄起荧光棒疯狂为这个角色挥动的时候作者爸爸拎出好久以前的伏笔突然捅了这个角色一刀……我只能跪着咽回这口老血并且默默在内心骂街还特么不敢得罪这位作者爸爸以求爸爸良心发现快点塞糖……吐血
总之就是要么轻松搞笑不用带脑子就能看的很乐呵,或者是埋一条很深的伏笔能让我与作者爸爸斗智斗勇的那种文吧_(:з」∠)_

【4:说出自己不擅长写的镜头】
哎呀太多啦!
不认得丁丁的主角都不会写。
没谈过恋爱的女主都不会写。
清水又互相喜欢的唯美初恋都不会写。
以及正常的床,戏……其实都不太会写……
啊……太多啦……
还有不了解历史背景的外国设定。
以及万恶的100问……
话说回来一直有两个问题困扰着我……
一个是我一直想同一个刀进行互动,但是不知道怎么描述。举个例子,夜店酒池肉林的那个情节里,我就想了好久怎么描写十来个烛台切光忠x审……总不能写,左数第二个烛台切光忠与站在门口的烛台切光忠对视一眼,二人来到xx的面前。xx身旁的烛台切光忠顺势抄起了【哔•】,椅子旁边的烛台切光忠指挥着面前站在中间的烛台切光忠放下【哔•】五个烛台切光忠一起把审神者架起来放在了【哔•】的中间
😂
太难了……完全不知道怎么描述……
以及另一个是其实一直想写大规模的战役,铺天盖地那种。可是这种刀装兵感觉真的不够用的_(:з」∠)_所以我打算征兵了

【5:现场编你本命cp的段子】
我说我没有本命cp你们信吗…………
现在脑子里只有三对啦,但也不能算是本命,他们的地位其实在我心里差不多……我总不能写烛爸爸跟我吧_(:з」∠)_怪怪的
在褚绣,岳老板跟武招财他们中间……我选择了小哥哥……
因为武老板可能会开第三个坑,我先不直说他的cp是谁了……先用审神者来代指他,大家凑合看。

战场一隅,审神者正甩着那根木棍,追得那叫特别欢了。
前方的人影已经是慌不择路,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并不是他怕了审神者,而且他担心这煞星身后的大部队。
审神者边追还边叫阵:“小~宝~贝~你跑什么呀!今天我就非得叫你这朵带刺的玫瑰好好地扎一扎我!”
那人闻言一个激灵,跑得更快了。
“你跑这么快干啥呀?刚才不是威风吗?”审神者又紧了紧马腹,怕那人听不见,他索性将手放在唇边拢音,扯开嗓子放飞了自我:“小宝贝你尽管跑,我就一路追到你家!我就把你们整个本丸都给掀飞喽!你们家的鸟窝我得给你掏喽!你们本丸的耗子洞里的小耗子崽儿,我也得一个一个掏出来都给摔死!”
敌刀心里叫苦,暗自骂着这审神者简直就像是个狗皮膏药,还是个神经病那种。想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而这一眼,直接让他就放缓了脚步。
千军万马呢?
刀光剑影呢?
感情跑了半天,就他一个人追过来了?
敌军站住了,他笑眯眯地打量着正朝自己驰骋的审神者。
审神者先是一愣,也放慢了脚步。他心虚地回头一看,顿时一个激灵。
跑得太专注了……我的千军万马呢???

好啦,就先写这些吧|・ω・`)

最后……谢谢各位点赞的大佬们。
鞠躬~
以及你们平时都不出来我一做制杖挑战都跑来挖坑了_(:з」∠)_

评论(1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