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空淵

刀剑乱舞同人·锋情·第八章——《情溺·一醉南柯》 (二)

(二)

直到两人都进了屋,审神者仍是在点头哈腰地向小哥哥赔礼道歉。他对自己与小哥的感情基础向来是有底气,可是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竟然真的能说跑就跑,最要命的是,他临走那会还真就把人家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小哥向来贯彻着“社会人没有良心”的原则,然而当自己惨遭遗弃后,他突然就开始谆谆教诲起“咱们社会人还是要讲点良心”来。

“你看看!啊?我看看这啥呀都是......”小哥一边控诉,一边扒拉了两下购物袋,“好嘛!鱼缸你都买!还是超白缸?!我说你可真行嘿!”

小哥抄起鱼缸仔细端详了两眼,又开始继续哭诉:“我跟你说这人啊,就是薄情,由来只有新人笑,这旧人吧,我跟你说就......”

“哎呀我的错我的错,一会你想吃啥?我请客。”审神者没有给自己找借口,而是更加深刻地自我反省。

“我是图你一顿饭吗?!”小哥狠狠地瞪了审神者一眼:“就楼下那家煌吧,这两天打折,还送花生米......”

两人吃饭的时间稍有些早,店里的人还不怎么多,有了好吃好喝好供养,也好歹止住了小哥的碎嘴子,可是就在审神者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小哥竟话锋一转,似曾相识的画面再次出现在审神者的眼前。

小哥嚼着花生米,两指捏在审神者眼前,极为`猥`琐`地一搓:“岳哥,搞上了?”

“......”审神者条件反射性地用眼角瞟了四周两眼。

“哎!边儿上没人我都看啦!”小哥一脸八卦地又往前凑了凑,“咱切那滋味儿,咋样?”

“唔......”审神者难得红了耳根,支支吾吾道:“没、没......也没算......”

小哥闻言,脸上的表情凝固了那么一瞬,他盯着审神者又看了两眼放弃了等待,一回身道:“老板!来份儿鸭头!”

“别别别!”审神者忙按住小哥,“不是我嘴硬,确实是还没......你总得慢慢来对不对?”

“呵!”小哥一脸地不以为然,他擦了擦手掏出手机,翻出来一幅蜻蛉切的画像,“岳哥,你看着,你仔细看看。”

审神者本想着,真人我都搂了抱了你区区一幅画像还能怎样,可当他看到画像上的人时却还是被牢牢地吸引住了视线。

怎么能这么勾人!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诠释了何为猛将。

蜻蛉切的容貌并不出众,摸着良心来说,看惯了俊男美女的审神者也实在是无法将其归入到好看的行列里。五官长得粗枝大叶的,人看上去也不怎么活泛,尤其是这一身重甲看起来就很不好惹,总觉得会不会这人一抬手就能给你抽飞出去好远。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引得审神者片刻都移不开视线。

他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蜻蛉切顺眼。

支楞八叉的发梢能被他看出俏皮来,上扬的眉尾跟颊边的鬓角也被他看出了男人的刚毅。那个头发的颜色可真是太漂亮了,是一种他很少能见到的色泽。那双眼睛也是,总是透着一股子温和,就像是封存了千载光阴的琥珀。皮肤的手感也是好极了,明明一身肌肉鼓胀结实得很,可皮肤摸起来却像是缎子一样。手感是意外的细腻,还会带着主人实时的体温,那可真是一种极容易让人沉迷其中的享受。

身后若隐若现的长发勾得审神者心里痒痒的,尤其是再想起来那晚上自己指尖缠绕着的那丝丝缕缕的红色,这就不能不让审神者心猿意马起来,甚至在看到蜻蛉切胸口的两颗毛球时竟也愣是看出了一股子`勾`引`的意思。

小哥的本意是想帮着蜻蛉切吹嘘一番,而他看着审神者呆滞的样子,忍不住撇撇嘴。已经不需要他言语,他当场果断地按下了锁屏键。

骤然变黑的屏幕映着审神者的脸,脸上的表情还来不及调节,他近距离观察到了自己那一脸呆傻的痴相。

“吃饭吃饭。”审神者赶忙转移了话题,聊起了店里的事。

小哥也不再继续纠结于蜻蛉切的问题,认真地汇报起了工作。

等两人吃完,小哥回去了店里,临走时嘱咐良多,简要可以概括为“店里有你没你都能挣钱你自己爱哪浪哪浪去吧”。

于是当审神者拎着大包小包站在本丸门口的时候,他不禁开始质疑起了自己的地位。

 

蜻蛉切毕竟不知道现世的事情,当他得知审神者真的“早些回来”的时候,他是怀着十二分的喜悦前来迎接,看着审神者的大包小包,他也自然而然地接过了手。

“主人忙完了?”蜻蛉切说着又紧了紧手臂,想要将审神者拎着的最后一件包裹也接手。

“嗯......”审神者也没好意思说自己其实是翘班前来,只含糊过去拉倒。他制止了蜻蛉切又伸向前来的手道:“我拿吧,这个容易碎。”

蜻蛉切也没有执着于那最后一个包裹,两人一路轻声交谈着进了本丸。

审神者一到本丸就扎进了自己的小屋子,一边捯饬着鱼缸一边听着蜻蛉切在旁汇报着本丸这无所事事的大半天是怎么过的。

大体上还是比较无聊的,例如谁谁跟谁谁一天都在对练,谁谁今天掌勺,谁谁在谁谁的房间里一天都没出来,谁谁跟谁谁伙同谁谁谁们打扫了本丸的卫生,谁谁非要亲自收拾审神者的房间,谁谁嘴上说着无聊却还是帮忙处理了垃圾。

蜻蛉切仍是掌控着本丸的马厩,重要的是,同田贯正国跟歌仙兼定还真就没打起来。

“您说的还是很准的!”蜻蛉切是万分的佩服,苍天在上他还为此紧张了好一会儿。

审神者笑着看了蜻蛉切一眼,也没有去细细地解释。

“您这是在弄什么呢?”看着审神者一脸认真地读着小纸条,蜻蛉切忍不住凑上前来。

“啊,在看配比。”审神者铺好了底沙,一会放盐一会放水,“带回来那只小螃蟹,不是淡水的品种。”

“哇......连海水都可以做到吗?”蜻蛉切兴致盎然地凑上近前,“现世的装备可真厉害。”

“那是啊,先进的很。你看见陆奥守吉行那东西了吧?要在我们那动真格的,他一动手就得给跪。而且弹数太少,还不像其它种类的弹匣那么好更换......”审神者正说得兴起,突然一个愣怔。他回过头看向蜻蛉切发现这人果然是听得云里雾里,审神者笑笑止住了话题,“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蜻蛉切想了一会仍是觉得那些物件距离自己很遥远,他又看看审神者,不禁有些好奇道:“那您呢?您在现世会用些什么样的武器呢?”

“我......”审神者沉默了小片刻,轻轻摇摇头道:“我们不太方便一直带着武器。很早以前倒是也会用刀,像是枪的话,极少数的人才会带,而且极少使用,主要是威慑。”

“枪?”蜻蛉切一下子来了精神:“您有自己的枪吗?”

“啊?”审神者呆了一呆,又赶忙将这“枪”更正为了“铳”。

其实就是枪吧?他们说的铳是不是特指的我们说的喷子?

审神者一阵琢磨,还挠了挠下巴。

“啊......这样啊......”蜻蛉切低迷了那么一瞬,接着又问道:“那,枪您喜欢吗?我是说,我这种的,枪,您会喜欢吗?”

说着,蜻蛉切比划了一个突刺的动作。

“枪?”审神者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

“我不喜欢枪。”

“唔......嗯、这样啊......”

蜻蛉切顿时萎靡了起来。

“蜻蛉切。”审神者停住了动作,认真地看向蜻蛉切,一字一句地说到:“我不喜欢枪,我喜欢你。”

————————————TBC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