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空淵

十年之前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也是一段被收起多年的回忆。
我在那里看到了人性的善。
也看到了人性的恶。
体会过欣喜,也品尝过无奈。
有过快十年都能记得的朋友。
也有再过十年也不共戴天的仇人。
那只是很小的一个世界,却也包含了人生百态。
有感而发

很多年以前被朋友安利了一个游戏,从一开始的日常蹲复活到后来的单人怼任务。
慢慢有了自己的朋友,也有了成型的队伍。
再然后,到弃坑。
那里面是无数的虚拟数据与电子图像,那里面也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最开始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身为一个萌新要用什么样的姿势去莽一波,天天就是咸鱼,攒金币,卖点卡,攒金币,买猪。
对了,猪是个召唤兽,血宠。鬼族必备一只。
我又是一个比较极端的鬼,所以我养了十只猪。
因为我又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人,于是我练了五个鬼。
鬼族有天生的高血量与高控制法术的抗性,猪又有着高血量与高反震,当一队五个人,五个全是鬼,每人十头猪,猪猪都反震,这一蹿出来……
呵,我就喜欢看你们家大炮被我震死的样子。
我在喂猪的道路上兢兢业业,一去不复返。
后来认识了一个魔族的大_胸萌妹,这个萌妹比我还猛。如果说我沉迷喂猪偶尔做一做萌新任务混奖励的话,那么这个萌妹就极端到天天满世界牵骆驼。
这个牵骆驼是什么概念呢?
用阴阳师来打比方的话,就是你练了一只雪女,天天只去逢魔之时。
什么?你说蓝票能抽式神?啊,我有快一千张蓝票可是我就是懒得抽。
如果用刀剑乱舞来打比方的话,就是你把初始刀跟最先凑齐的第一队练到特化,然后天天不停地进地图1-4。是的,只收远征跟无限循环地图1-4,假设一图没有等级限制的话,那甚至2图都佛系进。
什么?你说可以锻刀可以肝任务?啊,我all99999资源可是我就是懒得锻。
等级用200级打个比方,当30级的我看到120级的大佬居然是这样升级的,我简直惊呆了。
然而我毕竟是个路痴,他又已经快把地图跑漏了,所以看到这个宝贝我当然不能放过。后来在我连续一周的蓄意钩引下,他就成了我的固定小队长。
是的……一周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大_胸萌妹是个我需要管他叫哥的……硬汉。
从此我们两个就过上了他天天任劳任怨带队,我叉个旗在他头上让他带着我满世界跑,空闲的双手负责陪聊的生活。

聊天总有聊死的时候,就在我连歌词都聊完了还背了好几次岳阳楼记,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还要聊什么的时候,我们在一次队长居然跑错路的时候,碰见了一个高挑的女仙。
这个女仙还很弱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走错了师门。当一个仙族一脸懵逼地疯狂吸引魔族掌门的注意并打出一句“为什么我家掌门不理我???”的时候,那个画面让身为鬼族的我,以及魔族的大哥双双惊呆。
女仙这回是个正经的女仙,不是那种……我俩都要喊哥哥的……硬汉。
得知这一点我果断地上前套近乎。
魔族大哥的做法就更直接:“你点我头上旗子叉过来,我把你带过去。”并私聊我“能不能留住她就看你这一路的发挥了!”
呵……我是谁?
所以第二天,得知我跟魔族大哥天天居然做着如此无聊事情被惊呆的神仙姐姐……也加入了。
从那天开始,我们的队长就拖着我跟神仙姐姐满地图开始跑。魔哥因为一直要操作带队,性格也比较内向,大多是我跟神仙姐姐互相扯淡,他安静如鸡。
我们就天天过着这种无聊枯燥又不停重复的日子,但是每天都一路欢声笑语。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我们路过那些大佬身边的时候,我们角色头上冒出来的那些制杖一般的聊天内容都能把大佬惊个趔趄。
但是我们很开心。
再后来,我们偶遇了一个人族的小哥哥。
那天神仙姐姐好奇为什么有一个npc很少有人去招惹,在我苦口婆心许久之后,魔族大哥当场带队捅了上去。
“你说这么多没有意义,让她死一次就知道了。”
哦……于是我们三个手拉手共赴黄泉。
就在黄泉边上,我们看见了那个人族的小哥哥。
他一身白衣,手持折扇,在一群妖魔鬼怪中闲庭信步。风度翩翩,甚是打眼。
我们的队长当场就走不动路了。
在我跟神仙姐姐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种展开的时候,队长在队伍内问了话。
“两个小时之前我们路过这里那会,他就在这晃悠,现在还在这晃悠。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跟神仙姐姐继续面面相觑……两个人更蒙逼了。
于是无聊的队长带着无聊的我们,无聊地看着这个无聊的人族小哥哥,继续无聊地晃悠了二十分钟。
队长决定,不能这么无聊下去了。他带着队伍走上前去问到:“哥们儿,你在这干啥呢?”
小哥哥被我们三个吓了一跳,接着又恢复了他翩翩的风度:“我太菜了,组不到队,好无聊的。”
“……”
“……”
“……”

神仙姐姐最先回魂:“你叉我们队长!让他带你!”
小哥哥嘴上说着“这不太好吧”手上果断地就把队伍叉到了我们队长头上……
于是我们那任劳任怨的队长就变成了1拖3。
很快我们就发现这个人族的小哥哥有多菜。
用阴阳师来说,就像是你养了一只永远都只会套环还永远都套不住而且速度超级慢的山兔。
用刀剑乱舞来说……就是你雇了一个……永远都只会130的刀匠了。
我们三个天天看着这个天然呆的人族小哥哥,已经不知道叹气还有什么意义。
好在我们也不会做高难度的任务,队长也还是任劳任怨地拉扯着我们三个。
直到有一天……我被坑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简单的说,就是同为鬼族的一个大鬼死皮赖脸地买走了我的一头猪。
由于我们几个太过于咸鱼,根本就不知道召唤兽的价格。等我晚上发现这个大鬼居然高价出售我的那头猪而且很快就被人买走了的时候,我才开始骂街。
得知这一消息……我们的女仙姐姐沉默了。
让我意外的是,女仙姐姐喊了她老公……
她老公是个……类似于200级的男仙。
男仙没有听完这个男默女泪的故事,当时就大手一挥:“下战书!让他组好队!”
于是男仙喊了鬼,鬼喊了魔,魔又喊了另一个魔。等到最后一个人族的号站进队伍的时候……我等萌新顿时吓尿了。
这个人族大哥我们曾经不止一次见过……可以说每次我们经过地图的时候都会看到他。
在……全服联队英雄榜的雕像台那里……
等他们组好队,问我是哪个大鬼的时候……
我慌了……
我顿时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动物……是个草履虫……我甚至恨自己为什么要去喂猪……
当然这次决战最终也没有打起来……有一些原因是因为这个人族的大哥,还有一个原因是……这个人族大哥经常会去那个奸商大鬼那里买东西……
大鬼再三表示“以后不会了-_-||”之后,这件事就此作罢。

觉得自己难得写一次战书的人族大哥似乎总觉得不过瘾,非让这个大鬼带我们去跑几次任务……
人族大哥带着他们谈笑风生离开了,剩下这个大鬼一脸生无可恋地发消息:“叉我组队……”
不止是我跟我们队的人族小哥哥,连我们队长也开始瑟瑟发抖了……只剩女仙姐姐笑嘻嘻地调戏这个大鬼。
天地良心……几个月下来我们竟不知道姐夫的队伍这么猛的吗???你这种大佬为什么要跟我们跑地图呢???
天地良心……我们竟然不知道神仙姐姐是已婚人士!
至于后来,这个大鬼居然主动加入了我们队……
主要还是因为这次他带任务。
那个人族小哥哥废成那样,我们后来都能独当一面之后也始终没有抛弃他,也是因为这次任务。
这是一周只有一次的任务,看看我们的等级,再看看那个渣废小族哥哥,大鬼本着让我们见见世面的心态,一脸惆怅地进了宫。
总之在万分纠结的情况下即使难度为易,我们也是极为勉强地通过了这次任务。我等土鳖精兴高采烈叽叽喳喳,我们的人族小哥哥更是激动异常。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我第一次组到五人队还进了这个任务还居然就打过去了我的天啊谢谢你们啊QAQ!!!”
看着他的傻样子,大鬼果断拍拍屁股走人。
而接下来……当这个人族小哥哥兑换了自己的积分之后,我们所有人,包括那个大鬼都惊呆了。
履历上赫然飘过去“xxx用积分换得xxxxx”
用阴阳师来说,大概就是……
不,不管是阴阳师还是刀剑乱舞,都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位人族小哥哥的欧气了。
硬要说的话,恐怕只有一发出毛利才能勉强感受一二吧。
但是……毛利并不能卖钱……我们的人族小哥哥顿时就苟来了好多好多的毛爷爷。
大鬼就不淡定了:“我!!!!!日??????有没有天理啊!!!!你到底做出啥贡献了啊!!!!人家小鬼好歹还奶了几次你这都没站到打完啊凭啥你躺赢的这么好命啊大哥你这东西卖不卖啊价格好说啊……”
“卖。”
我们的人族小哥哥就是这么干脆痛快。

为什么说一发出毛利也只能勉强感受一二呢,因为我们这个人族小哥哥……他只要去做这种任务,就必然会换到可以直接转化成好多毛爷爷的道具……
就类似于只能一周进一次大阪城,每次只能去第50层,可是这个人族小哥哥,每次进去都会带个地下F4里的一个出来……有时候还会捞出个毛利来……这不可怕吗?
我们的神仙姐姐也不淡定了:“你给我老实说!GM是你的亲哥哥吧!”
人族的小哥哥也是仗义,卖完了钱我们五个人平分。可以说,后来很长的时间里我们都全是被这个人族小哥哥给苞养了。对他来说,换来的道具始终就是道具,虽然可以换成毛爷爷,但是就算不换也只当做自己没有得到过。比起换钱,他更喜欢跟我们一起组队,然后躺赢任务,想着他一个人养活我们一个队,他就觉得他自己屌屌的……类似于你们一定要带我去任务啊卖了钱我们平分啊大佬们求带啊QAQ
小傻瓜……我们怎么会不带你呢!!!我们怎么敢不带你!!!你可是GM的亲弟弟啊!!!
从此我们就开始了跟这位大鬼的py交易。
大鬼自告奋勇地周周带我们任务,周周都从人族小哥哥手里收购。小哥哥也没有坐地起价,大鬼也不再黑心商人。有时候我们会用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交易一些装备武器之类,有时候大鬼也会给我们留心一些适合我们的道具。
很多次我们想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经常直接问大鬼。大鬼也是能送就送,自己没有的就去问他的黑心商人朋友们,都没有就满市场翻,然后告诉我们怎么砍价_(:з」∠)_
再后来我们每个人的特性就慢慢都显出来了。
女仙姐姐擅长洗练装备,我们耗费庞大资源都洗不出的数值,到她手里经常几下就给弄出来。那一段时间我们疯狂跑集市买了许多廉价装备丢给她洗,可以说我们身上穿的带的不说全部,基本上很多都是她手里出来的。
女仙姐姐骄傲挺胸:“我老公那一身仙装还是我弄出来的!”

在我发现自己特别擅长给召唤兽领悟技能的时候,也是我第一次喜欢上那个召唤兽的时候。
当时我不记得自己在干什么了,就记得有一个陌生人领着他的召唤兽在我身边路过。
那是一个只到人物小腿肚子的一颗小圆蛋,浑身是火,1.5头身的身材就像是一个撒尿牛丸插了两根牙签。
可是当我看到它直起身体舒展双臂动起来的那一刻,可以说是当场就惊呆了。
如果说烛爸爸是细水长流的沉迷,那这个召唤兽就是一见钟情了。
我看着它渐渐变大,从那个小圆球里显露身影,完全是火焰化成的身体仿佛伸了个懒腰,然后又恢复成那个牙签戳丸子,傻傻的。
可那一瞬间,我只觉得,火神临世,不过如此。
我赶忙跑去集市搜刮了好些材料,终于得到了它。
三根骨头扔下去全部加在了该加的地方,同样的几率它的连击总是经常出现。女仙姐姐还经常调侃“你家那个磕了药的宝宝又去了!”
我一点一点把它喂大,带着他给我们队长看,给女仙姐姐看,给人族小哥哥看,给大鬼看。
大鬼莫名其妙的挠头:“这不就是一只正经的召唤兽吗?”
不一样,它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有了它之后,我才能单挑一些任务,它严格来说是我第一个强力的输出。但是,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召唤兽,毫无亮点。
直到它连着领悟了三个让人眼红的技能。
这个时候它才在众多一模一样的召唤兽里显得有些出挑。

我到处转悠的时候也开始把它带出来,我们队长不上线的时候我甚至会长时间地盯着它看。
真正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也是一次任务。当时它刷新了我们一队人的世界观。
它在我们帮战被人堵住的时候,在我的猪死了的时候,自发加入了战场。在我们所有人都倒地的时候,他耗费自己一半的血量前去背水一战,我们看着它捶死一个,震死旁边,又再次出击锤死了一片。
那一仗我们同归于尽。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它最后倒地的样子,还记得对面一片惊呆的表情,还记得大鬼一脸惊恐地说,你家这召唤兽脾气有点暴躁啊⊙﹏⊙
我怎么能不喜欢它……
后来出了它的变色版。可以喂它吃药,然后它可能就会变成别的颜色。我捏着药,犹豫了好几天,没有喂给它。
我又去集市上收了各种颜色的该召唤兽……毕竟我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人……不过唯独这只召唤兽,始终都是最初的样子。
它的连击高到不正常……同样是牙签戳丸子,每次它一出来都像是氪了药的狐妖。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它。
我卖了我的猪们,为了给这帮火球腾地方。其实我明知道不应该带六只火,但是我就是忍不住……
中间有一个金色的火,我始终买不到。那阵子商人已经不用控制价格,土豪们看中了直接互相竞价,价高者得。很久以后价格才慢慢下来。我就天天翻集市,咬牙切齿……
我们的神仙姐姐也喂了一只火球……
我们那没喂火球的神仙姐夫用积分还恰好换到了药。
我们的神仙姐姐就把药给她的火球磕了……
然后她的火球就变成金色了……
“你看!”
“啊啊啊啊啊!!!!!!!”
我继续咬牙切齿……甚至想收来她这只金球球。
因为我就缺一只金色的球就凑齐了,然而神仙姐姐说,用你那磕了药的球来跟我换!
我拒绝了她。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她其实不是说她不卖,而且她的稀有召唤兽都有十天的时间锁。这十天她各种喊我们队长出去浪,各种花式制止我继续逛集市。我们队长也拼得像只鸡,天然呆的人族小哥哥也开始没事拉着我闲聊,就连黑心商人大鬼也一直说哎呀金球球价格虚高啊虚高,你再等两天。
而十天之后的一个晚上,神仙姐姐把我们队伍喊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把那个金色的火球送给了我。
怎么可能不感动,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一天,我们一个帮派的人都给我发来了贺电,帮主还斥巨资发福利来祝贺我凑齐了所有不同颜色的火球。
他们也都知道我酷爱火球,也知道了火球对我的意义。

从此我的变色火球们颇有向前辈看齐的意思,一个一个争先恐后的领悟了前辈那让人眼红的技能。当一排颜色各异的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火球身怀同样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技能亮相的时候,我就收到了四面八方递过来的钢叉……
当然那个时候其实还没有“叉”这一说。
等我的火球再次被我带出去的时候,很多陌生人也开始私聊我了。
“看看你的火球……”
“卖不卖?”
“这技能带劲了!多钱收的?”
“别的颜色的有吗?”
“我去你这技能是克隆的吧?”
“卖吗?”
“卖吗?”
不卖(⁄ ⁄•⁄ω⁄•⁄ ⁄)
它们不再是普通的召唤兽了,不管是从样貌上,技能上,还是对于我的意义上。
它们已经是羡煞旁人的召唤兽团了。
我开始沉迷刷技能,我的队友们也习惯了看我去狙技能。直到仙女姐姐试探性地丢给我一只召唤兽让我也带上它去蹭蹭欧气。
结果就是仙女姐姐眉开眼笑地领回了那只开了窍的召唤兽。
队长也加入了蹭欧气的大军。
人族小哥哥也加入了。
大鬼也加入了。
他说,我们这个队伍真的是欧得不正常。
后来,我们的装备啊召唤兽啊,都已经成型了。虽然不能说横着走,但是一般做任务已经没什么压力了。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刚刚打完挑战的我们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就在我们讨论要不要进地图遇怪猜单数双数来判断肝任务还是刷日常的时候,被我们的无聊程度所震惊的男仙,也就是神仙姐姐的丈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们都这么处了快一年了,为什么不去结拜呢?”
“卧槽什么还能结拜的吗!!!!!!”
“废话啊,结拜还有组队任务呢,还给好东西,也省得你们天天满世界瞎晃悠。”
于是那天,我们结拜了。
当然结拜的名字最终还是通过遇怪猜单数双数来决定的……
大鬼最终也没有跟我们结拜,他很久以前跟别人结拜过,只是后来那些人都不玩了。
那天他一路跟着我们,看着我们一路叽叽喳喳,看着我们共同立誓,一起磕头,一起换上了专属的头衔。也看着我们互相吐槽谁的头衔仿佛更傻一点。
他一步一步教我们先干什么再干什么接下来干什么。但是对于他结拜的人,他很少说,只是说那些人都不玩了。
现在想来,那些人也一定是对他来说在这个游戏里最重要的人,不然天天忙的屁都不见的大鬼,只在每周任务来蹭人族小哥哥欧气的大鬼,来去从来都用传送的大鬼,不会特意那天晚上一路跟着我们步行走到结拜的桌案边,也不会一路那么多话与我们调笑,也不会亲自给我们带路告诉我们去哪里找谁干什么。他从来都是如果有必要直接组队飞。
我们在对着香炉磕头的时候他很安静,就站在我们身边静静地看着。当时我们沉浸在结拜的喜悦中,甚至无瑕考虑他为什么会在。
大鬼那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我们讨论着自己那另辟蹊径的审美产出的头衔,他就在一旁,默默地换上了自己曾经结拜的头衔。那是个听上去很是恣意的头衔,但是就在那很短的时间里,他就关掉了头衔显示。
因为他也知道,不会再有人跟他一起挂出来这个头衔。
不知道当时的他,看着我们的时候,是不是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当年是不是他的身边也曾经有这么一群人,也是天天这样热闹,也是如此一路嬉笑着带着兴奋前来?他们是不是也曾经跪在同样的地方,立下过同样的誓言,也曾互相讨论过谁的头衔听起来仿佛更怂一些?
那天的他可能是带着一些羡慕的吧?又或许是想在那里重新回味一下当年的感觉。
大鬼的感性时间很短暂,等我们摸清了结拜任务的套路之后,他又是一个闪身消失在我们眼前,继续努力做他的黑心商人。我们也开始默默升级,更换装备。

说起来就不得不吐槽一下那个人族小哥哥……
他可以说是半个土豪玩家了,可是他为什么那么菜呢?因为他根本不在意自己的配置……
我还记得他中间跟我们说他要给自己买一把像样的武器,我们当时是很激动的。毕竟他要是崛起,整个队伍都能上升一个lv。可是几个小时过去,当他兴致勃勃给我们看他买的好几条蛇的时候……我们才确信,他没救了。
好几条蛇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一个本身就很废的召唤兽……他同样的买了好几个……
类似于阴阳师里练了……天邪鬼青,天邪鬼黄,天邪鬼绿,天邪鬼赤……
我们都不知道该骂天邪鬼还是该骂这个二傻……
啊,天邪鬼并没有做错什么,该骂的还是这个二傻。
总之,我们可以挑战难度高的任务了,可是……也正因为我们可以挑战高难度的任务了,以后才越走越远了。
最先敏感察觉到不对劲的是我们的队长,魔族大哥。
他起初是觉得自己身为队长,居然完全没有欧气加成,整个人的玄学都跟队伍格格不入甚至可以说非到爆炸……虽然天天兢兢业业带队,虽然我们一队人已经被他惯的没有一个认路的……可是他就是觉得自己渣。
这种情况在一次帮战我们被大佬碾压之后加剧了。
对面是很高的配置,虽然不是全区联赛的等级,可是正因为如此,才让他知道自己跟拿的出手的魔族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那天,我们的队长被嘲讽了。
虽然我们不介意,虽然他也说比不过人家,但是他其实是介意的。
后来他开心地配了一身神兵,刷了一身套装,再来带队的时候虽然仍是跟以前一样任劳任怨兢兢业业跑着最无聊的地图,但是他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神仙姐姐跟大鬼的压力也小了,我的压力也小了。人族哥哥除外……他一直划水。
我们从来不指望这个人族小哥哥能起到哪怕一丝丝的作用,天地良心我们向来都认为他是死的……开局跪的那种……所有任务都是以“我们没有人族”为前提在集火。偶尔他跟着苟活了下来我们甚至会大惊失色……万一他居然用出了法术居然还命中了我们甚至会内心惶恐担心这一下子可别把他的欧气给用歪了……
可是第二个察觉到不对的就是这个人族小哥哥。
他已经明显能感觉到他严重拖了我们的后腿,特别是他发现魔族大哥配齐了装备之后。但是我们只能帮他去集市翻翻相对凑合装备,谁都知道,人族一个正经武器两千起。而人族只凭一把武器……并不能大幅度改变什么。
小哥哥仍然搞不清自己到底要怎么配置自己的属性,等到他一次次看着我们为了跟他组队死了又死后来放弃了许多任务之后,他慢慢的开始主动跑路了。
他会在任务开始之前就提前说,自己有事上不了了,让我们加个野人。又或者说他去组野队,让我们喊人。可是本身没有输出的人族做任务就是短版,他的底子又那么差,谁都知道他是放弃任务了。
我们等了他很久,他也很少再跟我们一起挑战高难度的任务。有事找他的时候他也会来,平常逛世界的时候他也会在,就是不再跟我们组队硬肛那些只有一两次机会的任务了。
有一次大鬼组队问我们,人族小哥哥呢?听完前因后果之后他只说了一个字:“唉……”
可能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我们以后的结局了吧。

我们越来越强了,我也斥巨资配好了一身双回血高抗性,神仙姐姐她老公送了她一套装备,可是从这之后,人族小哥哥就走了。
那天他把自己那一群五颜六色的蛇偷摸给了帮主,让帮主等我们上线之后分给我们。帮主说,小哥哥千叮咛万嘱咐谁谁谁喜欢哪条蛇谁谁谁喜欢那条蛇,千万别搞错了。
他跟帮主说了挺多,然后离开了。
他没有跟我们说道别,只是他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过。等我们几个凑在一起看着那五颜六色蛇的宠物名时,我们又想骂他,又想骂自己。
我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重新练号玩这个游戏,也不知道我们后来是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在长安桥上擦肩而过。当我有几次看到白衣折扇的萌新人族小哥哥的时候,我曾经不止一次想上前搭话。我想问问他,是你吗?
但是我问不出口。
我怕听到他说,不是。
我更怕听到他说,是。

之后离开的是大鬼,对于他的离开其实我们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他本身也只是偶尔来帮我们过任务,更没有跟我们结拜。应该说,他的“带人家过任务!”的债早就还完了,他能一直跟我们胡混才让我们意外。
他走的那天,给了我们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虽然以前也想过他是不是背着我们还有好多小号,而那天我们才知道,我们显然低估了他。
他是很早的玩家,有的很多东西我们都没见过。当我们看到只在npc与野怪里才能看见的怪在他的召唤兽栏,我们当然是震惊的。大鬼给我们分脏之后,颇为骄傲地抬头挺胸:这可是我这么多年一直没舍得卖的!
说完,他又像是有些落寞。
他送了我一对绝版的抗性戒指。
他说,这是他以前结拜的人留下的。
他说,其实一开始是想给我们队长的。
那天道别之后,我们逛集市有时候还会说,哎呀你看那个卖东西的长得真像大鬼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们都知道,大鬼跟大鬼们,长得都一个样的。
后来我才知道大鬼为什么说一开始是想把戒指送队长的。
我是三辈子女魔修成的男鬼,但是我居然一直没有去想过,同样是三辈子女魔的队长,为什么最终会是女魔。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过来,当他看着一个一脸懵逼的小鬼豪言壮语立志三世之后变成一只猛鬼,当他天天带着我们东跑西窜之后,他及时纠正了我的法术修正,并改变了自己也想做鬼的打算。
大鬼看见魔族队长的时候一下子就知道他想做什么,等大鬼看见我的时候,应该也明白了为什么队长最终改变了计划。
所以我们的队长由于自己法术修正的偏差,导致他永远都不会有正常魔族的速度。假如一般的魔族算是山兔骑上了长谷部,那他就是一个淡定的妖琴师。
于是我们的队长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从敏系转成了物理系。可是物理系有多难练……装备也不比人族便宜。
后来谢天谢地有了双修正,等他再次从物理系转成敏系回来之后,神仙姐姐跟她老公一起a了。

他们的离开其实也并不让人意外,只是很突然。
我们跟神仙姐夫不熟,所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决定突然离开的。可能对他来说并不突然,但是神仙姐姐一起离开,还是让我跟队长有些措手不及。
那是一个很厉害的男性仙族。有着蓝色的长发,尖尖的耳朵,额头上还有一对角,浑身一直被粼粼波光环绕。我们的神仙姐姐也是一个很美的仙族,一身天衣,长发飘飘。每次她腾云驾雾落在我们眼前,真是天仙下凡。
他们现实中感情也很好,好到俩人一同作死。
他俩日常互为放养政策,而有一天我们的神仙姐姐心血来潮觉得自己作为妻子应该要迎接下班回家的丈夫。于是她兴高采烈去了神仙姐夫的厂子迎接。
厂子地上有很多钢筋,我们那肤白貌美仙气逼人的神仙姐姐……等她丈夫的时候……百无聊赖地抄起一根钢筋就耍了起来|・ω・`)
神仙姐夫下班看到自己的妻子如此雅兴……觉得自己不能坏了自家娘子的性质。
于是高大英俊的神仙姐夫兴高采烈……抄起一根钢筋就陪神仙姐姐耍了起来……
仙哥虽然仙法用的溜,可他毕竟不是耍钢筋的。这一耍,让我们的神仙姐姐手上缝了七针……
第二天语音的时候神仙姐姐前来哭诉:“我再去接他下班我这辈子都不得神兵QAQ!!!”
“哎呀都是我错都是我错_(:з」∠)_”仙哥方里方张地在一旁道歉,瑟瑟发抖完全看不出当年大手一挥下战书的霸道。
嗯……真香……
他们离开的那天,我跟队长一路尾随。我们看着他两个从长安城到野外,从地府跑到天庭,他们把所有的地图都跑了一遍,然后在海边停下了。
海底的龙宫,正是男仙的归处。
我们没有继续跟下去,道别之后回了自家庭院。
可能他们在龙宫内逛了好久,也可能只是去看了看他们家的老龙王。他们二人靠在一起的样子,真是好一对儿神仙眷侣。虽然以后我们也不会在游戏里见面,不过我们都相信,他们在现实中也会继续给别人塞狗粮(⁄ ⁄•⁄ω⁄•⁄ ⁄)

只剩下我跟队长了,就像最开始的时候那样。
可是现在的我们已经长大了,已经没办法再去领当年那再简单不过的任务了。
很多时候我们语音也并不是为了语音,哪怕不说话,连麦的时候就会安心。可能很长时间的沉默后的一句问话会得到回应,这种气氛让人感觉,啊,起码我不是一个人。

我们后来天天在自己的庭院喂羊驼……除了互相去对方家看看谁家羊驼长得比较肥,又或者去对方家里的马桶上晃一圈,我们甚至连日常任务都懒得做了。
不管是我,还是他,后来都没有再去找人结拜。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那个时候,我们才真正能明白当初大鬼为什么不会跟我们结拜。

队长的离开,其实比我预计的要迟了许多。
他离开的时候显得格外凄凉。
当时除了我,已经没有人给他送行了。
那天我们又去天庭肛了一下曾经胆战心惊的任务,我们又去东海捡了半天垃圾,我们又去冰城瞻仰了一下大佬们的雕像,最后一同去了地府。
在这里,我们曾经被他无数次带着队,从白无常眼皮下面来来回回,也是在这里,经常会看见他怒吼:“死球啦死球啦快起来插我组队走走走!”
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人族小哥哥,我们也在这里道别。
以后我遇到无数个风驰电掣的魔族,也遇到无数个脚程飞
快的队长,但是我们的这个队长,我永远都不会忘。
“队长啊,你练个血宠吧,给你拉血。”
“不练,有你呢。”
嗯,有我呢。
我会变强的。
我很厉害,我不倒,我们就不会死。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后来,我就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孤魂野鬼。
每天无所事事。
一开始对于在公屏上喊求组队还羞于启齿,后来喊的越来越熟练。
有一次我带一个猛新完成组队任务,由于被惯的对地图不熟悉,找的车夫有点绕,猛新大怒喷了我。
我吓大的?
“闭嘴你再哔哔我一步一步走过去!”
萌新闭嘴了。
后来我连这个任务都不做了。
碰到新的帮主,是我游荡很久以后的事。当时他正打了鸡血一样在桥头骂街。我观察了很久,是他在喷他们帮的一个小萌新。萌新被他喷的瑟瑟发抖点头如捣蒜:“是是是对对对您说的都对QAQ”
“点我组队!”帮助骂骂咧咧,带着萌新继续肛任务。
觉得好笑的我于是一直跟着他们。随后我就发现这个帮主是个碎嘴子,一路哔哔叨。帮主也察觉到气氛不对,看了我一会,喷了我。
“瞅啥瞅?跟着我干啥?蛇精病啊你?想单挑啊?点我啊!”
呵……
我点了他。
苍天在上我从没见过这么废的仙族……
在我虐了他几次之后,帮主拍拍屁股:“哎哟你这小鬼好生威猛,要不要来我们帮派发展啊?”
我:???
我从了。
我已经没有帮派了,也没有认识的人,我当然从了。

我以为这个帮派都是他这种存在,很快我就被打了脸。
帮派里全是大佬……
这帮大佬平常看不见人,可是等他们凑在一起的时候,不管他们措辞多么文雅,我的脑子里总是会浮现出一群中年大叔一边抠脚一遍唠家常的画面。
后来事实证明我没猜错……他们跟我想的真就没什么区别。
啊,当时我还是个正当妙龄的小姐姐(⁄ ⁄•⁄ω⁄•⁄ ⁄)
帮主想给我一个堂主之位,我当然不敢要。而前堂主得知这一消息果断闪人,并天天开始督促我“快快快发福利啊发福利啦”还伙同他哥们儿一起等投喂……
我就这么被活生生改造成了一个社畜。
想来都是套路……

大佬们平常不露面,唯独下战书的时候一个一个屁颠儿屁颠儿前来。我等屌丝当然不跟大佬一路,于是我跟之前桥头被队长喷的萌新开始固定组队。
他带队比我之前的队长效率很多,有时候看着他,就好像看到我们以前那个人族小哥哥突然有了我们队长的走位。
后来的发展,就像以前一样。我们越来越熟,也有了几个关系越来越亲密的朋友。就如同当年一样,我们再一次走到了结拜的道路口。
而这一次……是我没有同意。

我就像当年的大鬼一样,静静在一旁看他们完成了结拜,我也想换上自己曾经的头衔,但是最终,我也没有。
讽刺的是,我的结拜走之前,都是把头衔换成结拜专属,只要点开头像,他们的图标一直黑着,但是头衔不会再被更改。而唯一还在的我,却没有使用这个头衔。
不去结拜的原因我也没有仔细同他们说。就像当年的大鬼一样,我也只是说,他们都退游了。
我看着他们互相吐槽,互相笑骂,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等他们互相送着信物的时候,我没想到那个萌新队长居然也准备了我的份。
那是一只很极品的猫咪。最可贵的是它的速度刚刚好可以跟我配合。我的猪开始瑟瑟发抖,感觉自己要被卖了……

我经常跟着他们一起做任务,熟悉到后来我们跟帮主一同面基,大晚上撸串。
几年以前那个青海之约最终我们没能履行,几年之后,我跟另一波人完成了有生之年一起撸串喝酒吹牛x的约定。
我真的为这几个结拜的小伙子感到欣喜,也从心里佩服这个帮主。他用这么废的一个男仙,居然能把那样一群大佬团结在一起。还是个碎嘴子……
他看上我的火球好久了,天天缠着我要买。特别是帮战的时候,经常看见他的队一路跟着我屁股后面打字“行行好啊你就卖给我吧我攒了半年的钱啊终于攒够了两亿两啊我真是太想要你那个火球了你就割个爱嘛QAQ”
惊得对面的队长都呆住了……他也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帮主这么可怜。等他看见我们队长想要的是一只正经火球的时候,他甚至还开导起了我。
我:???
天地良心他根本没有两亿两银子!那都是他编的好嘛!你能不能赶紧跟我打仗我们正在帮战啊!大哥你就没发现你被他套路了吗!!!
不过后来,为了表示祝福,我将我的火球送给了他们。
几个火球去了新主人那里,金色的火球,我把它送给了帮主。

帮主其实一直看上的是我那只最普通的火球,他觉得变色的过于贵重。而且金色的这只,因为我们神仙姐姐对于召唤兽的欧气有点歪,它的数值其实比最普通的那只要低两点。
不过就算如此,它的技能也足以让它傲视一大波火球了。
帮主其实是拒绝的,他实话实说是明知道我不会卖那只火球,又喜欢这种天天追着我仿佛讨债一般的快感才会那样说的。当我告诉他,唯独这只金球球是我以前的结拜送给我的之后,他收下了。
他沉默了一会,跟我说,我以后会照顾好它的,就算以后我走了,也会给它找一个好去处。
而后来,这只金球球,也是唯一一只没有流入市场的球。
之后就是游戏整改,改了又改,帮派也经历了重组,服务器也进行了合并。就像当年那样,这些结拜的人,也都一个一个走了。直到有一天,我在世界上看见一个又一个晒火球的,我点开一看,跟我送出去的那几个一模一样。
每一个数据每一个技能,一模一样。
但是它的主人,是我不认识的人。
我们帮主也发现了,他咬咬牙问我,要不……我们凑凑钱把它们买回来?
我挣扎了很久,最后说,算了。
我也曾经想过,但是有一只粉色的始终没有找到,它被卖出去之后就再也没出现在世界与市场。可能它的主人也很喜欢它吧,所以也舍不得卖。
后来我就半年没有再登录。等我再上游戏之后发现居然遇到了更恶心的事情。从那之后我就彻底退游了,也是一样换回了曾经结拜的头衔。

我没有特意去删游戏。
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有联系过之前的那些人。
我删了好友,退了频道,再也没有回复过他们。
一年之后,帮主也终于放弃了继续给我打电话。
两年之后,我的电脑重装了。
几年之后,我的手机号也换了。
现在我也还留着当时的周边卡牌,它们已经跟别的卡挤在一个狭小的盒子里,不知道被弃置在哪个角落了。

多年以来,只有很偶然的情况下会想起来当时的细枝末节,也会试着想象,我的结拜们,还有大鬼,萌新队长,帮主大人,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听说游戏又整改了,玩家又跑了一大波。
听说那个游戏出手游了。
听说,阴阳师要开了。
听说,那个游戏快完蛋了。
听说,刀剑乱舞要开国服了。
听说……
听说……

很多年以后,很不经意的一个瞬间,让我再次想起这只唯一留在身边的火球。
我看到那个角色的时候,他正一手控火。手起掌落,带着万钧之势一路怒怼。
火神临世,不过如此。
我突然就想起来曾经那个一直跟着我的火球。那个我把它从卷轴里抠出来的火球。
我又去搜了一下它的海报,而这个时候,我手机的界面,已经是另一个角色。
我向来不敢许诺永远,因为我不知道,再过许多年之后,我会不会也是在一次这样偶然的机会,想起来的是现在手机界面这个人。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再次看着他的立绘,手机的界面上,又会是谁呢?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