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空淵

刀剑乱舞同人·锋情·第八章——《情溺·一醉南柯》 (三)

(三)

这是审神者头一次直白地说出喜欢。

这也是蜻蛉切第一次听到审神者直白地表露心迹。

人与人的性格毕竟是千差万别,就像蜻蛉切表达自己心境的时候会比较直接地搂住审神者跟着一路晃悠,而审神者就完全相反。

说他这完完全全是性格使然其实也不准确,与其说是性格,其实更像是一种习惯。

他一直习惯了等待,等待着不定期的下一次相约,等待着今生或许不会再有的会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等着等着,渐渐地连自己的一颗心也彻底归于沉寂了。

再后来,他连这种沉寂都习惯了。

俊男美女他自认是见了不少,其中也不乏样貌格外出挑又机灵懂事的小X小Y小XY们,可是他也仅仅是从欣赏的角度随口称赞过几句,毕竟,那些人与他的人生,也不会有更深一步的交集。在经历过那么刻骨铭心的一段他也说不清究竟是不是单恋的感情之后,尤其是对象也是容貌上等身材上等各方面基本也挑不出什么污点的人,如果之前有人跟他说有朝一日他会看上一个五大三粗的莽夫,他肯定是笑笑,然后将这人叉走了事。

反正自己的人生已经只注定要这样无趣了,他当然没有心情去招惹什么莽夫,还是五大三粗的莽夫。他其实也没有要为谁谁守身如玉的高尚情怀,可是退一万步讲,他觉得自己的品味还是可以的。

他不信命,更不信什么玄学,所以他的字典里压根也不存在什么莽夫,反而觉得那一大帮子俊男美女才真是该好好防一防。可最终的事实却是,他防天防地防过了众多俊男美女,还真就栽在了蜻蛉切手里。

特别是等他仔细端详过蜻蛉切的画像之后,他只觉得这个人可真是瞅哪都觉着顺眼看哪都觉得俊,而等他再见到蜻蛉切时,他就总是觉得有一种百爪挠心的小焦躁。最要命的是,他仔细想想,竟想不出自己究竟是因为蜻蛉切的哪一点而感到心肝儿被挠。

跟蜻蛉切聊天那会,嘴上天南地北扯着,可他的心肝儿还是痒痒得慌。

于是,又要看使用说明又要跟蜻蛉切讨论“枪”跟“枪”的区别,最主要还是心肝儿一直被挠着的审神者思维就那么一个小小的短路,说出了一句把他自己都给吓了一跳的话。

是的,这话一出来,不仅蜻蛉切呆了,审神者他自己也呆了。

他不是不敢直面自己的感情,只是,直面跟直白还是有些差距的。他条件反射地就想补上两句解释,可是他的嘴唇动了动,最后又把话给咽了回去。他不仅没有狡辩,甚至开始跟自己较起了劲——我就是不想掩饰了!怎样啊?我这就是喜欢他啊!

“您......您、您是说......”蜻蛉切似乎是琢磨过味儿了,“您的意思是,您喜欢我,但是不喜欢枪?”

“我......”正聚精会神聆听的审神者使了使劲才咽下差点喷出的一口老血。他简直恨不得抄起鱼缸抡到蜻蛉切的脑袋上!

“蜻蛉切!重点是喜欢!不是枪!”

“啊!好!好!”

蜻蛉切看着差点跳脚的审神者,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审神者本在怀着忐忑等回应,可是他突然就没了兴致。他恨恨地多抓了两把盐腹诽着今晚干脆腌个螃蟹冲冲喜。不过蜻蛉切紧接着的一句话又让他的心情一下子从谷底冲上了云霄。

“主人。”蜻蛉切定了定神站到了审神者旁边,格外认真地说:“我喜欢您,也不是因为您是审神者。”

“......”

喜!

大!

普!

奔!

那一瞬间,审神者脑子里只有这四个他以前觉得毫无意义的字眼。

“哈......哈......”审神者一时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以至于连着笑了两声。

好在他很快就察觉到了自己这神经质一样的失态,赶忙又收了收。蜻蛉切也被审神者的举动给逗乐了,他笑着笑着,忍不住凑上前蹭了蹭审神者的肩窝。

“真好......”蜻蛉切揽着审神者,惬意地眯起了眼。

“嗯。”审神者也放松了身体,往蜻蛉切的怀里靠了靠,“是啊,真好……”

——————————————TBC

(螃蟹:咋回事啊???还有没有人管管我啊???)

评论(4)

热度(16)